济南的红叶

发布日期:2020-09-15 20:31   来源:未知   

济南十月份的下旬已是接近深秋的季节,市里街道上的树木有些枯黄的味道了。不论是游山玩水的老手,还是喜静宜思的霞客,都穿上秋衣,脚蹬登山鞋准备观赏南部山区火红的红叶胜景了!

一群好友周未刚去济阳垛石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柿子节,骑行者往返一百二十多公里,开车者约上几个美女一同前往柿子节助兴。金黄色的柿子,呲牙咧嘴的石榴,大家在酒店酒足饭饱之后都带回不少。席间商议着下一个目标一一赏红叶。

有“户外驴探”之称的张总采得信息一一章丘莲花山红叶谷红叶正盛。事不且迟,几个急脾气的“驴伴”抓耳挠腮,猴急的商议一番,约定周三前往章丘垛庄《莲华山胜水禅寺旅游风景区》观赏红叶!好!好!好!齐声喝采!!

“驴探”张总不辞辛苦,一大早亲自开车,载上我们“游神雯雯”,“吉祥英子”,“悠哉校长”,在下“拓荒者”,穿城镇上高速,一路疾风电驰直奔章丘垛庄。

轿车沿着一马平川的公路向东南疾驰,甩开了喧嚣的城市,甩开了恼人的尘埃。后排座几位美女们一开始还相互评论着那件衣服好看,那个发型时髦,随着车窗外山峦起伏的景色变换,她们声音变化很大,几个美颜贴近了车窗,惊叹声感叹声一阵紧起一阵:快着,红叶!快看,这边一大片红叶呢!哇塞,那片更红!几个美女的脸颊有些绯红。

秋天正用浓重的画笔在苍茫的大地上描绘着各种色彩,路边上的庄稼路里玉米大豆已经收割完毕了,平整的土壤里似乎钻出了麦苗。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峰绿色黄色红色一团团,一簇簇,各显其能养人眼目。

山区的公路十分平坦,汽车在山里七转八拐急行着。约莫个把小时,章互垛庄到了,莲花山胜水禅寺风景区的牌匾指示牌在路旁电线杆子上指示着前行的方向。

路面变窄,小心驾车,转过佛门圣境的石门牌坊车子停在风景区内的停车场内。

停车驻足,抬眼望去,但见几座庙宇寺院近在眼前,迎面山门上的“莲花胜境”几个大字,笔法苍劲有力。

环望四周景象,这里确实是一方风水宝地,莲花山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山峰状如莲花,层层涌出,处处丹崖映辉,松柏蔽日,佳木葱笼,真乃人间仙境也!

拾级而上至售票处,早有张总朋友笑脸相迎,领进山门。人均门票50元白花花的银子是省下了。

查阅资料得知,胜水禅寺建于隋唐,盛于明清,毁败于清末明初。

我等一行虽无入佛门之人,但心中有佛,佛心有我,心怀敬崇之心,细细观览一番,大雄宝殿

,观音殿,钟鼓楼,天王殿沿山势布局,错落有致,寺外右侧摩崖石刻大大的“佛”字为胜水寺添色不少!

沿山间小道前行,只见沟岭间诸峰相连,沟壑纵横,石洞幽邃!

举首眺望,山崖间,深沟处,红叶团团簇簇遍满山野!

几位美女见此美景,个个笑逐颜开,纷纷拿起手机,你拍我照,好不热闹!

我们一行几人有前有后沿东侧一米有余的山路台阶攀爬前行,山路虽窄景色幽深,路边的花草已经成片的倒伏枯萎,皂角树上的皂角也掉落在四处,几株柿子树的柿子金黄金黄,独成一景,楸木树的叶子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只有翠绿的松树柏树傲然挺拔。真是:秋意深,蜂蝶无迹,秋意浓,百花折腰!

不知何时美女们已经不见踪影,只听见丛林深处她们的一阵阵惊叹喝采声,想必是美女们又拍出了令人满意的美颜美照了。

我与张总边爬山边观景,谈天论地,不时的赞美着浓郁的秋色。

愈往山里走景色愈发的迷人,红红火火的枝条茂叶越发的多了起来。

一路前行一路赏景,路两侧的红叶黄栌树相比山脚下愈发的茂密多了起来,布满了山坡沟壑,山上大多数的红叶黄栌树已经枝叶繁茂,冠满树头,由于吸纳了一春一夏的充足养分,树木枝条上挂满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红叶,胭脂红、玫瑰红、紫红,暗红,各种红色交替重叠。红色花海中三三两两的游人穿行其中,或摘叶留念或拍照留影。抬头是红伞,两侧是红墙,低头是红海。夕阳斜照,柔软的阳光穿过林间缝隙,映射在红叶上,天上地下一片火红火红,让人仿佛在骄艳的火海里跳跃舞动。

山上山下,绿色的松柏树,黄色的野菊花,白色的芦草,火红的红叶,相互交叉互相衬托,煞是好看。

这些年四处游览观赏的红叶林不为少数,可是如此近距离的掌玩亲密接触还真是第一次。也难怪几个美女们个个好像打了鸡血似的,搔首弄姿,如醉如痴,如疯似颠的遨游在这片红色的红叶花海里!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秋色之美不亚于春光!

拓荒者

二O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